华东政法大学自考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

华东政法大学自考网

自考新闻| 考试计划|学习笔记| 报考指南| 经验交流|求职就业| 自考感悟| 自考辅导|考前冲刺| 转考免考| 招生简章
政策动态| 自考问答|应试技巧| 考试安排| 报名报考|了解自考| 各类查询| 毕业事项|学位申请| 助考助学| 常见问题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转考免考 >

网络直播行业缘何陷“屡教不改”困境 内容跌破底线

时间:2017-05-12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华东政法继续教育学院

  在网红经济背景下,网络直播成为博眼球、利润大的一个行业,伟大好处的驱动加上自律的缺位,造成网络直播乱象丛生,违法行为不断产生,且名堂翻新。监管者要运用法律赋予的行政指导、行政监管、行政处罚等执法权限,加大监管力度,对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

  自去年开端,网络直播市场猖狂增长,简直可以用“人人皆可直播”来形容。许多网友想搭乘网络直播的“便车”一夜暴富,于是,各种跌破“三观”甚至涉嫌违法犯罪的内容充斥网络直播间。

  针对网络直播乱象,自2016年12月1日起,国家网信办实施《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》,对于直播资质、内容管理、信用体系等提出了详细要求,给规范互联网直播服务规定了底线。一些直播平台也陆续出台管理规则,对主播和用户的行为进行规范。

  时至今日,《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》实施已近半年,网络直播乱象是否得到遏制?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
  直播内容跌破底线

  最近一段时间,“女主播安身故宫直播慈禧床榻”“水滴直播监控画面”成为网络直播行业的两大焦点“新闻”。在“女主播藏身故宫直播慈禧床榻”事件中,涉事女主播回应称“当晚和朋友到了怀柔一家影视基地,伪装在故宫里做了直播”。“水滴直播监控画面”,则是将餐馆、商店、培训机构甚至居民家庭进行实时直播,市民直呼:“太恐惧,我的隐私从何谈起?”

  然而,记者考察发现,当前网络直播的问题绝不仅有这两起热门事件。

  在某网络直播平台,最近比较火的是“生吃各类动植物”类直播。

  在这个平台上,一名用户发布了376个“直播生吃各种动植物”视频,其中直播生吃癞蛤蟆的视频到达了18.9万的播放量,另外还有直播生吃壁虎、兔子、臭虫、蝙蝠、蝴蝶等视频。

  视频中的男子自称“老张”,年纪或许四十岁左右,直播背景多为墙面斑驳的院落、卧室、猪圈、菜园等,直播局面血腥。

  直播过程中,有人问“没有性命危险吗”?老张回复:“当然没有,每个人的抗体都不一样,你们不要模拟,但是在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是可以吃的,我现在是为你们做模范。”

  在另一家大型直播平台,一名女主播在直播时衣着裸露,直播全程都在向观看者索要“礼物”,话语中屡次涉及色情暗示语言。有观众要求看“福利”时,这名女主播让观众去她的微博“找福利”。记者在该主播的微博上发现大批尺度较大的照片与视频。当有观众说要举报主播时,这名女主播回应:“你不要举报我,上次被举报停播了一个多月。”

  直播的乱象不仅呈现在封锁的直播间里,现在还出现了所谓的“打野主播”。

  “打野主播”,即网络主播到田野、山林中猎捕野活泼物,边猎捕边直播,并以竹鼠“互斗”、上山“收夹”等要害词作为直播房间的介绍词,吸引用户关注。记者发现,相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,部分网络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有的网络直播平台甚至还出现了虚假广告。记者统计发现,网络兼职、三折充话费、廉价苹果手机、高仿耐克阿迪、假烟假酒等,是网络直播间最常见的虚假广告内容。在某直播平台上,主播直播间的“麦序”成了可以交易的广告位。这些广告则打着主播担保的名义吸引观众。

  还有一些直播内容直接与违法犯罪相关,比方有直播赌博、吸毒、唆使犯罪。

  户外直播问题最大

  对于直播内容的乱象,市民是最有发言权的。

  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孙先生平时比较关注网络直播,他告诉记者,曾有业内剖析文章称,网络直播的流量分为三大部分,游戏主播大略占三分之一、美女主播占三分之一,另外三分之一是户外主播。

  孙先生告知记者,他认为:“户外主播是最轻易出问题的,因为他们需要用一些行为来博人眼球,好比向河里扔共享单车等。这种户外主题内容不定的网络直播,内容危险性最大。为了博取关注,一些网络主播什么出格的事都干。”

  孙先生希望直播平台能多一些公益性的内容,比如讲课的学霸或老师。在美国,最受欢送的网络直播节目是“数学老师”,主要就是分享学习经验以及老师答疑解惑。他认为,国内的网络直播也可以按这个思路来发展,使其成为直播平台的一股清流。

  在北京经营一家文化传布公司的王先生则认为,当前的网络直播乱象也是主播们的无奈之举。

  王先生说,网络直播平台的赚钱方式和主播的赚钱方式不一样。直播平台可以通过抽取提成和出租广告位的方式赚钱,但网络主播的主要经济起源就是观众刷的礼物或者打赏,拜访量和关注度是网络主播变现的关键,因此会为了吸引观众而打破底线。

  “相关部门应加大对网络直播乱象的管控。”王先生说,据他视察,目前相关部门对网络直播行业的管理,一方面是对平台进行监督,另一方面是对违规网络主播进行处罚,但这都是治标之策。真正治本的办法应该进步相关从业人员的素质,可以建立直播主体资质审查机制,也可以建立信用监视评估体系,通过直播主体实名制的方式对其行为加以管控。同时,还可以树立色情暴力内容举报嘉奖机制,利用场外职员的踊跃性,进行多方面监管。

  直播平台应担责

  2016年12月1日,《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划定》正式实行。其后,相关部门不断加大对网络直播的监管力度,查处了一批违规直播平台。然而,在治理之下,网络直播乱象仍未收敛,其中有何原因?

  中国传媒大学法律系副主任郑宁认为,在网红经济背景下,网络直播成为博眼球、利润大的一个行业,宏大利益的驱动加上自律的缺位,造成网络直播乱象丛生,违法行为不断发生,且花样翻新。

  “直播是好事,它的涌现能够增进信息的表露和知识的共享。但是现在有个别企业唯利是图,为了吸引眼球,赚取不光亮的利润、不道德的财产,不惜损失法律和道德底线。对此,监管部门应当引起高度重视,提议网友抵制的同时也希望业界慎单独律、见贤思齐、择善而从。”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说,直播违法违规,包含波及的一些产业、色情的镜头以及虚假广告的内容,都是藏污纳垢,都应当尽快荡涤出去,净化直播市场。网络直播乱象不仅违反法律法规,而且也危害公序良俗。对于违反治安治理处分法的,应当予以行政处罚;形成犯罪的,就要追究其刑事责任。即便有些情节比较稍微,但也是不道德的,对青少年危害相当之大。

  在治理网络直播乱象过程中,有不少人以为,应明白直播平台的责任。

  对此,中国政法大学流传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,要判定网络直播平台承担什么责任,首先要鉴别平台是何种身份,划分直播平台的类型。

  朱巍详细分析说,第一种身份,平台只提供服务但不提供内容。此时,断定平台是否承担责任,要把避风港规则、告诉删除规则、红旗规则综合起来看。但凡平台明知或应知有违法情况存在且放任其存在,那么平台应承担责任。还有一种情况,比如有人已经向平台举报违法违规的现象,若平台仍没有采用办法,那么确定要承担责任。

  “另外一种身份,即平台是内容供给者。在这种情形下,平台不实用避风港规则和红旗规则,所有视频都由平台来承当责任。”朱巍说,有的App主动提供相关视频、找别人推荐或者介绍,这就属于典型的内容提供者,就要直接承担责任,不需要证明其技巧中立。

  “对于网络直播乱象,直播平台一定是有责任的,其中有五点理由。”刘俊海说,第一,既然搭建了平台,那么就必需对其负责;第二,制定规矩的时候,应该把法律规则融会进去;第三,对于平台中抛售黄色镜头的用户,没有做到及时制止;第四,平台有大数据系统,理当做到及时的监控,对本人的地盘负责;第五,无论是通过广告盈利模式仍是付费方式,平台从消费者那里赚取费用,那就要对消费者负责,在建立法律信仰和敬畏之心的同时要对消费者怀有感恩之心。

  “我们必须要本着对青少年高度负责、对成年人负责、对大众利益负责、对网络环境的健康负责的立场对其进行管理。”刘俊海说,监管者一定要运用法律赋予的行政指导、行政监管、行政处罚等执法权限,加大监管力度,对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□ 本报记者   韩丹东 □ 本报实习生 吴  双 孟雨佳

【编辑:刘羡】


上一篇:新疆塔什库尔干县发生5.5级地震 已造成2人死亡
下一篇:没有了